わ珛陔恓蠟珋婓腔弇离ㄩ朸韓妘眙 > 湃遴奪燴 > 扂腔岍賜籟惘惘眻畦潔

扂腔岍賜籟惘惘眻畦潔

楊笥忒僇苀喉滅諷ㄛ悵梤扦頗假隅衄唗﹝

婌婓掛堎19掁珍瓚侗迖票ㄛ軞冪燴﹜噥撮翋奪﹜諒褶芶勦睿屏暷藜敘詫甃埣菩誼恣

婓森價插奻ㄛ峈載疑華盓厥わ珛葩馱葩莉ㄛ熬ш砮①勤笢苤峚わ珛汜莉冪茠腔荌砒ㄛ▲籵眭◎隴溧幙鶬佷裒赯尤壨竺鞳

峈賸г羲燠侀悗眳諳ㄛ菩冼痾馫閨蟻隡咯禍衋牰6吽Ⅰ鈶掃溪恣4橭仃煚界灈購к襟佪參坻堂れ懂裂婓圉諾笢##燠侀悗腔々漹輕聸藪芄疤嘎掩湖剿賸ㄛ筍棵樂梐銓蜃項陬鏽媄隉

絞奀桵尪蠅恀腔郔嗣腔憩岆※硌絳埜ㄛ扂蠅妦繫奀緊符夔勛善補溯ˋ§麂傖恅拸楊隙湘﹝

「我已經一個月沒出小區了」,本想聽聽身為製片的三兒(化名)「被下崗」這段時間的別樣體驗,結果他卻以三個字充分概括總結--宅在家。去年一年時間裡,三兒都在悶頭搞創作,完全是自己投錢在拍東西,並沒賺錢,如今面對疫情的影響,他有些無奈地笑道,「今年看來只能繼續搞創作了......」原本去年年底,三兒的團隊開了一個紀錄片項目。可曾想,如今連被拍攝者的小區都進不去,「就算之後小區能進了,我也要很久才能拍,你想想,比如我拍你,即便小區解禁了,你得多久才願意我進你家?」更令人頭疼的是,三兒的項目和大眾體育賽事有關,然而這些賽事今年全涼了......「還有一個去年拍完的片子,但合作的幾個聯合出品方都沒開工,所以有一個合同卡住了。也就是說,現在手頭兩個項目都沒法動。我現在就是乾等荂A啥都做不了。」三兒歎道。自己正為生計愁白了頭,偏偏圈中好友卻做得風生水起,真是羨煞旁人,「我有個朋友,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就租了個別墅,全公司都搬進去,吃住在一起,在裡面創作,保證生產,絕對的影視行業生產自救典範!」

戲劇演員用臉譜,大概都有一系列的譜式,如音樂譜式,在舞台上需勾畫臉譜的劇中人物。粵劇的臉譜又稱「開臉」,最初沒有什麼定型和分類,但上世紀開始,有京劇臉譜面世,粵劇也有廣州和下四府臉譜的出現,很多特殊人物的開臉都會參照京劇的處理模式。如關羽、曹操、趙匡胤、包公......等等。廣州地區粵劇臉譜大致分為四類︰黑白臉、一腿臉、三塊瓦、五色臉。而下四府的粵劇臉譜則分為兩大類︰大臉和小臉。據說下四府粵劇臉譜十分豐富,有逾百款臉譜在運用。在粵劇實行開臉的行當,一般是武生、丑生等。很多臉譜的勾畫都是由演員本身參考角色的特性而設計,不過有幾個舞台人物開臉,只用一種顏色--紅色塗臉,顯示其人性格正直、有義氣,是有血性的男子漢,他們是趙匡胤、關羽,而香港粵劇《紫釵記》中的黃衫客的臉譜相當深入人心,不少人演這角色都會參照當年梁醒波的開臉模式,可以是香港粵劇的特別臉譜。■文︰白若華

※掘唹祥訒ㄛ峈弊都耋﹝

坻揚覂棉ァ佽坻岆劑舷ㄛ※扂遜衄3靡肮岈珩覜墾芊

呴覂輪ぶ砮①滅諷倛岊儅憤砃疑ㄛ蜆瓮冪撳睿扦頗窏唗衄唗閥葩淏都﹝

作者:HilaryMantel出版:FOURTHESTATELTD.繼《狼廳》(WolfHall)、《提堂》(BringUptheBodies)後,希拉里.曼特爾(HilaryMantel)帶來三部曲的驚人結局《鏡與光》。1536年5月,英格蘭。安妮.博林死了,被一個僱來的法國劊子手在一瞬間斬首。就在她的遺體被匆匆掩埋之時,托馬斯.克倫威爾正在與其他勝利者共進早餐。這位來自帕特尼的鐵匠之子從春天的大屠殺中平步青雲,他的權力和財富不斷攀升。而他的令人敬畏的君主亨利八世,在第三任王后珍.西摩生下他最渴望的男性繼承人並因此而死之前,與她享受茧u暫的幸福。克倫威爾是一個只有智慧可以依靠的人。他沒有顯赫家族的支持,沒有私人軍隊。儘管國家內憂外患,反叛者虎視眈眈,入侵者的威脅使亨利八世政權瀕臨崩潰,克倫威爾卻運用他強大的想像力在未來的鏡子中看到了一個嶄新的國家。但是一個國家,或者一個人,可以像蛻皮一樣脫離過去嗎?憑藉《鏡與光》,希拉里.曼特爾成功地結束了她從《狼廳》和《提堂》開始的三部曲。她講述了托馬斯.克倫威爾從一無所有的男孩爬到權力頂峰的最後幾年,塑造了一個捕食者同時也是獵物的形象,展現了現在和過去、皇家意志和普通人的願景的激烈衝突:一個現代國家通過碰撞,激情和勇氣走向偉大。

﹛﹛督昢斐陔峈葩馱葩莉蛁諢啪頁索式情﹛﹛匏槸謬都ㄛ扜庌僅##§輪掁皆銜鉻婽漟纂匏槸薺葡斢弗侃情敘硭藘蘢葎藉纗暱篲埶湮瞼踸痟耳婓潰聆輛賵鬋疋措今騷槸藉橦鬕皈勒躟備鯬郱4鶬劼熂醙佹都併不性雇蟗槸薺葡橏鉻撱ㄛ埜馱渴覂諳欶珩夔佹傘雇臐Ⅳ鉦獑槸癒

眕涴部砮①滅諷郯僻桵腔姻磉分懂隙惆幛笣佸騅埏控腔壽陑盓厥ㄐ﹛﹛森祡噹獰ㄐ﹛﹛笢弊鏍翋棻輛頗綬控吽巹埜頗﹛﹛2020爛3堎21捸﹛﹛﹛﹛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李昌鴻)沒了原材料,有再多的機器也只是跟荌授。服務東南亞貨物出口的物流公司經理劉耀榮告訴記者,隨蚨票Q布價格暴漲,他們從中東和印度進口的熔噴布時常出現摻假或者以次充好的風險,公司需要仔細檢查,發現後便將其退貨,但卻影響口罩生產進度和銷售的供應,感覺很是頭痛。供應不穩定致耽誤訂單熔噴布作為醫用和N95口罩的最重要的材料,利用其超細纖維的網狀結構可以過濾病毒粉塵、飛沫,起到阻隔和防護作用。不過,內地熔噴布供應嚴重不足,每年用於口罩生產的熔噴布大概1萬噸左右,大型企業一天產量也只是10噸左右,而1噸熔噴布則至少可以生產100萬個醫用口罩。對比目前內地口罩產能已達每日億個,可見熔噴布遠遠滿足不了市場龐大的需求,其價格因而出現持續暴漲。劉耀榮表示,熔噴布以往一噸2萬元人民幣,現在翻了十幾二十倍。為此,公司只得從沙特、阿聯酋及印度等地進口,因為這些國家石化產業發達,但本地生產跟不上,因此有大量的出口。而隨蚖顳甇蛹式A一些外國商人乘機以次充好,以假亂真,他們時常遇到這些欺詐行為,只有退貨重新尋找貨源,但卻因此耽誤了大量商機,只能十分氣惱和無奈。內地油企急擴產能紓壓據了解,中石化集團近期一直積極擴充熔噴布產能,日前其子公司上海石化金昌公司新改造的10號熔噴布專用料生產線正式投產,日產能達到6噸,折算可用於生產600萬個一次性醫用口罩。再加上此前改造的11號、12號兩條自有生產線,上海石化金昌公司的口罩熔噴布專用料日產能累計達到11噸,從而部分緩解該原材料在內地供應緊張的問題。

葛珮帆立法會議員筆者近日公開舉報中西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區議員鄭麗k在其facebook公開轉載一則披露警員身份的帖文及照片,涉違反高等法院頒佈的禁制令。鄭麗k涉嫌干犯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煽動意圖罪及第10條罪行,被警方拘捕。過去大半年,網上針對警員起底的情況層出不窮。2019年10月,香港高等法院接納律政司及警務處的申請,頒佈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公開或使用警員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職位、照片及住址等,並禁止任何人恐嚇及騷擾警員及其家屬;11月,法院再接納律政司一方申請,延長禁制令直至另行通知。警方指出,高等法院去年10及11月頒下的兩份禁制令仍然生效,針對警務人員的起底行為不僅傷害當事人及其家人,更傷害整個社會的安寧,目的是威脅個別人士、團體及社會某一界別令他們保持沉默,製造寒蟬效應,如果不立刻制止,就會令公眾對法治失去信心。警方又指,在網上作出起底行為不僅是違法的,更有可能令自己負上刑事責任。警方過去幾個月積極調查此類案件,如果發現有非法披露行為,將會調查及跟進。無人可以凌駕法律,任何人士不論背景、身份,只要觸犯法例,警方都會採取行動。大部分適用於現實世界的法律,在網上一樣都適用,市民不要以身試法。但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林卓廷卻將鄭麗k被捕一事歸咎於筆者,稱「是葛珮帆叫警方拉鄭麗k」,並公然在其個人社交媒體上顛倒黑白,包庇黨友,使用冒犯性、惡毒性言語抹黑警察為「黑警」及咒罵筆者「唔死都無用」。隨即在網上討論區「連登」有大批匿名賬戶,蓄意公開筆者的個人資料,更有人寫下「有冇人一齊殺×死佢」、「死全家」及「搵個麻包袋笠住打死佢」;有人稱「葛珮帆早死早荂v。針對此等恐嚇報案人和投訴人的違法行為,筆者已報警處理。政治立場不是「免死金牌」鄭麗k無視法律隨意在網上發佈警員個人資料及仇警言論涉嫌干犯煽動意圖作為罪及侵犯警員個人私隱,而林卓廷作為前廉政公署調查員,竟故意混淆是非,將鄭麗k被捕一事歸咎他人,企圖包庇黨友。筆者質疑,林卓廷兇投訴人,故意煽動仇恨是企圖製造寒蟬效應,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犯罪就應承擔後果,不能因身為區議員就誣衊「被政治檢控」,企圖逃避刑責。有市民指出:「鄭麗k知法犯法,抵拉!林卓廷兇投訴人,想被拉?」根據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禁止某些恐嚇作為」,任何人威脅其他人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會使該其他人或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而意圖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即屬犯罪。經簡易程序處理,可判罰款2,000港元及入獄2年,經公訴程序處理則可判入獄5年。包括林卓廷在內的7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於去年5月在一次《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委員會會議上妨礙議員開會,涉嫌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在去年11月被預約拘捕。惟林卓廷卻以工作藉口一直藏於立法會大樓內待警方來拘捕,但因立法會「地點敏感」以致警方無法在立法會採取拘捕行動。sofinallypolicecatcheshimornot「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治精神的一個重要原則,法律普遍適用於所有人,不能因為其政治立場就享有「免死金牌」,若一再觸犯法律均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林卓廷是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有案在身,又一再包庇黨友犯法,前有「釘書健」案、許志葽m手機案,今有鄭麗k案,每次都說是濫捕及政治檢控!民主黨人顛倒黑白是非、視法治如無物,林卓廷被前黨友指卑劣人格,又一實證。

掛抎囀搟盈臥婘偷す媼珨媼爛坋珨堎坋拻欶褻珨匐爛鞠堎ぶ潔腔蔡趕﹜惆豢﹜栳蔡﹜硌尨﹜蠶尨脹鞠坋嗣う笭猁恅瓬﹝

▽華ぜ盄▼湮碩厙ぜㄩ藝芘胱捉侃硥鉓椔縟齡俷懋禳﹛﹍梀除盆邿累倳諢Ⅰ昢埏荂楷▲壽衾姻瞍蚡諱薹探湮笢苤悝櫛雄諒郤腔砩獗◎(眕狟潠備▲砩獗◎)ㄛ猁⑴參櫛雄諒郤馨躽侘齬隒醽姘最ㄛ嫗籵湮笢苤悝跪悝僇ㄛ嫗援模穸﹜悝苺﹜扦頗跪源醱ㄛ迵肅郤﹜秷郤﹜极郤﹜藝郤眈睆洷畎舜笱肱郕玾誨炭棌韇床倛傖淏殿騫擠蝜菕〦侂夤﹜歎硉夤﹝

§扦⑹岆砮①薊滅薊諷﹜熒檀瑪媯贏媦滅盄ㄛ珩岆俋滅怀諢〢皕擬怡6鼯俴孚橾腄

﹛﹛ㄗ媼ㄘ澄厥祥剿崝Ч揭燴跪源壽炵腔衪覃督昢砩妎﹝

絞ヶㄛ弊暱扦頗郔剒猁腔岆澄隅陓陑﹜ょ陑衪薯﹜芶賦茼勤ㄛ姻瞍蚡蕨暱磁釬ㄛ覽擄れ桵吨砮①Ч湮磁薯ㄛ觓忒荇腕涴部侚閟盆奡騚客憶埮眷△譯煬龤

2017爛睿2019爛ㄛ塘濂耦崠謗棒善溼滑薺梅ㄛ迵滑漆濂輛俴薊磁桵扲俴雄睿拸盄萇籵陓脹諺醴栳褶﹝

峈森ㄛ笙淉窒眒蔚楷票硌絳俶偶瞰釬峈馱釬酗虴儂秶﹝

§猁喃煦楷閨絨腔鍰絳秶僅极炵婓笢弊杻伎扦頗翋砱秶僅极炵笢腔ラ竘俶﹜樵隅俶釬蚚ㄛ芢雄絨腔摩笢苀珨鍰絳秶僅蚥岊婓妗犛脯醱蛌趙峈弊模笥燴虴夔ㄛ芢雄弊模笥燴极炵倛傖磁薯ㄛ衄虴枑詢茼勤笭湮泔桵﹜萋郘笭湮瑞玸﹜親督笭湮郯薯睿賤樵笭湮穫嗎腔夔薯﹝

整氈窒极郤軞潼囥蹕肅佽ㄩ※絞扂蠅羲頗枒蹦涴跺趕枙奀ㄛ涴撓綱祥岆妦繫恀枙﹝

絞俀ㄛ坻憩蛂輛馱釦﹝

﹛﹛苀喉酕疑砮①滅諷睿冪撳扦頗楷桯ㄛ暫岆珨棒湮桵ㄛ珩岆珨棒湮蕉˙暫蕉桄跪撰鍰絳補窒夔瘁淩淏酕善忐場陑﹜童妏韜ㄛ珩蕉桄跪撰鍰絳補窒揭燴笭湮峉儂腔夔薯睿阨す﹝

香港文匯報訊據新華社報道,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13日接受採訪時表示,對台工作系統和有關部門、地方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在國務院台辦指導下,各地台辦採取一系列切實舉措,積極協助台資企業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有序復工復產。朱鳳蓮介紹說,江蘇省台辦貫徹當地幫助台企復工復產的10項支持措施,解決防疫物資、供應鏈和物流、用工困難,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福建省台港澳辦聯合有關金融機構,首批設立20億元(人民幣,下同)福建省重點台企應急資金專項貸款額度。上海、浙江、安徽、山東、廣東、重慶、四川、天津、遼寧、江西及深圳等多地台辦積極開展各類幫扶工作,協調解決台企在復工復產過程中遇到的實際困難,確保台企同等享受中央和地方因應疫情出台的各項紓困政策措施。據不完全統計,截至3月10日,大陸台資集聚地區規模以上工業台企復工率逾90%,其中福建等地規模以上工業台企已全部復工復產。朱鳳蓮表示,近期一批重大台資項目通過遠程視頻簽約等方式,陸續落戶福建、江蘇等地,總金額逾150億元,顯示台商台企持續看好大陸發展前景。

梀除皈痦ぱ窒2018爛珨撫僅笙淉彶盓①錶陔恓楷票頗奻ㄛ笙淉窒弊踱侗蛹孮侁死暺奡蟥剆趥廒м葯邿寊葬粒劃衪隅腔衄壽枑恀﹝

赻哫票傖蕾怮諾濂眕懂ㄛ藝怮諾濂植※祧醱窒勦§軗砃蕾楊最唗ㄛ植※悵誘藝弊怮諾瞳祔§善※婓硌隅腔奀潔﹜華萸睿源宒衄虴隙茼怮諾哏赲§ㄛむ眥夔妏韜ЬЬ孺桯﹝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李昌鴻)作為全球口罩最大生產商,比亞迪目前每日產量已突破500萬片,並正持續擴充生產線。比亞迪股份總裁辦公室主任李巍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未來生產線最高達200條,日產將達1,000萬片。記者日前走訪位於龍崗的比亞迪寶龍工業區工廠,廠房擺放茠韘奀齯f罩生產線。一台口罩機由三人操作,分兩班24小時生產,無紡布、熔噴布和口罩繩等在機器上同時進行快速加工,每秒產出一個口罩。談起比亞迪為何涉足口罩生產時,李巍表示,公司有25萬員工,農曆新年後復工時,難有渠道購買到如此大量的口罩以滿足需求,並且集團上下游大量客戶復工也急需口罩。而深圳市有2,000萬人口,只有一家日產量20萬片口罩工廠,遠遠供不應求。於是,集團董事長王傳福決定自己生產口罩,得到深圳市和廣東省支持,開出綠色通道,先生產後備案。王傳福領軍7天造機2月初比亞迪準備生產口罩,但設備由於春節期間市場買不到、訂購交貨周期太長,一度成了瓶頸。而且,一台口罩機生產線供應周期需要數十天,根本來不及。於是王傳福帶隊親自盯緊生產線研發,集結集團從新能源汽車到電池、電子再到軌道交通,幾乎各個事業群的精銳部隊。首先,該集團12個事業部的領導與涉及到研發、設計、加工等多個工作條線的3,000多位工程師,以及春節期間留守深圳的其他員工,他們用3天時間畫出400多張設備圖紙。而一條口罩機的生產線,各種齒輪、鏈條、滾軸、滾輪大概需要1,300個零部件,其中90%都是比亞迪的自製件。他們花了7天時間完成口罩機生產設備的研發製造,並於2月中旬投入試生產,並在當月底把日產量擴至500萬個。目前,其深圳和長沙共計有130條生產線,加上深圳N95生產線一天15萬個,共計日產515萬個,成為全球最大的口罩生產商。日增產50萬目標達千萬李巍表示,目前中國疫情有所好轉,但口罩需求量仍很大,而全球許多國家疫情加劇,對防疫物資需求巨大,比亞迪生產的口罩正在以每日30萬到50萬個的速度增加,每天5台至10台左右的新口罩機能夠實現量產。未來他們最大產能將可達200條生產線,日產量最大可達1,000萬個。



TAG:
ぜ蹦樓婥笢...
囀搟
ぜ蹦氪ㄩ 桄痐鎢ㄩ